近年来,对于能源危机的╠╡认识以及环境恶化的认知,新能源车市︱︳场迎来了突破发展,现在已经有很多以未来为导向的新技术产生,汽车市场也出现了许多新的特点。但是无论什么产业、什么市场,都∝会面临风险,并且有市场就有竞争,市场环境变幻风云,面对风险和竞争,新能源汽车的未来将在何方?12月17日,第七届全球新能源汽车大会(GNEV7)开幕。大会上,《创造性破坏》作者、麦肯锡荣休董事理查德·福斯特(Richard Forest)发表了演讲。理查德·福斯特从风险和竞争等方面介绍了自动驾驶、新能源汽车↘的发展以及现在整个市场的行情和一些新的趋势。

《创造性破坏》作者、麦肯锡荣休董事 理查德·福斯特

理查德·福斯特以捕鱼为话题切入点,以1700年的挪威为例,讲解了利益与风险的关系——风浪和暗涌固然危险,但是危险之下❤就是丰富的鱼群,如果想捕大鱼,就要承担风险。

在1917年由B.C.福布斯创办的《福布斯》杂志中,排名美国前100的大型公司,70年之后也只存活了39家。70年中有82%的公司在美国的经济上都有非常重要的地位,最终却失败了。

市场无时无刻不在发生变化,竞争对手更是前赴后继,理查德·福斯特举出惠普的例子:“惠普它的市盈●率短短二十年增长二十倍,有一本书《基业长青》说这是业务持续的秘诀,但是随后又写了另外一本书《强大的公司是如何失败如何陨落的》,所以长久持续的成功是不太可能的,这当中最大的变数是风险,所以我们要做的就是要管控风险。”

理查德&mid〥dot;福斯特同时提到“野蛮人的概念”,“野蛮人就是在行业之外的人”,认为不论是过去、现在还是将来,我们都会面临着门口的野蛮人。新能源车市场面临同样的状况:每年不断有新的公司涌入市场,这些都是要面临的竞争,理查德·福斯特结合《格列佛游记》中格列佛与小人之间的关系论述了一个观点:“这并不是一家小公司挑战一家大公司,而是许许多多小公司与一家大公司进行竞争。所以可能目前在座的许多都是中小企业,但是中小企业在未来就会成长为非常显著的大公司。目前来说诸位是新的野蛮人,目前大家代表的是我们的未来。”

新能源汽车行业正在不断发生新的变*化,不同行业的公司涌入其中,这是一个复杂的局势,要想把新能源汽车做成行业里的巨人,那么面临的挑战就是如何在激烈的竞争中保持优势,竞争不限于价格或者是产量,更重要的是来自于一些新的领域,比如新的技术、新的大宗商品、新的供应链所带来的挑战。关于如何运营、≧如何控制、如何创造、如何淘汰,是需要思考的四个元素。

针对自动驾驶的汽车市场,理查德·福斯特认为,很多新参与的公司并不是传统汽车领域的公司,而是来自于航天、国防甚至是其他的行业,竞争者的来源,已经包含了更多的领域,这样也为整个竞争带来更多的复杂性。因此现在所面临的挑战就是如何平衡,如何可持续发展,如何面对变更以及如何控制风险。

最后理查德·福斯特总结道:面对现在行业中以及未来的挑战,我们现在要做一些颠覆性的创新,去赢得攻击者的优势。

以下为理查德·福斯特演讲的详细内容速记:

大家早上好,今天想跟大家介绍什么呢?

我会跟大家介绍一下自动驾驶新能源汽车及未来的一些新趋势。还有关于现在整个市▎▏场和↓行情的一些新的趋势,因为我们知道现在已经有很多以未来为导向的新技术发生,也有很多新的特点出现在汽车市场上。其实我们先把目光放到1700年的挪威。这是挪威非常北部的一个地区,大家可以看到从西部有非常强的季风还有东部来的冷空气,可以看到这里有非常强的海浪,海浪、暴风雨的中间,大家有没有看到这艘小船?这个船大概有20米高,可以看到海浪也有20米高,非常的危险,为什么这艘船要开到这里呢?它为什么还要冒这个险?可以看到在海底下还有一些暗涌,它其实是能把船放到一个非常有利的位置,就是说这些暗涌会把海底的鱼群提到海面上,如果你想捕鱼就要承担这个风险,做这个捕鱼的生意,这也是今天大家⊙想要捞到大鱼就要承担风险。

如图这个人是福特,他100多年前开办了一个杂志叫做《福布斯》杂志,大家可能都知道这是美国非常有名的一本商业杂志。他当时刚刚起步而且也希望能有一些吸引人的东西能够召集到所有♠的读者。他当时统计了美国的100家公司,大家可以想象∧一下1917年,其实对于整个经济的大环境没有太多的了解,没有所谓的大数据。美联储四年之前才刚刚建立,现有的信息还没有多少,而且我们还没有所谓的公司所得税也没有政府的记录,我们不知道当时在美国的一些大公司他们的表现是怎么样的,对于整个市场了解是非常少的。这时候《福布斯》杂志就去统计了美国排名前100的大型公司。他们也想预计在未来的四五年中有哪些政治和经济的因素会影响到这些公司的生存率。∪

之后他统计了一个新的名单,看一…下究竟之前这100家公司谁存活下来了。我们看到70年之后一共只有39家公司存活下来了,可以说有将近60、70家的公司都从市场上消失了,不是说它们全部都破产了,有些是被兼并或者被其他公司收购。大家可以看一下这39家公司不是说他们排名前30、前40,如果说我们看一下这个公司的净资产,他们很难位于整个美国前100的,我们看到新的数据中๑在过去的70年中有82%的公司它其实在美国的经济上都是非常重要的,但是他们却失败了。仅仅存活下来的只有这18家公司。大家都会想我们能不能投资这18家公司?能够保证他们在这80年中存活下来?这样的话我们就可以不通过投资指数基金,而是通过投资这些公司获得更好的收益。

我们看这些长期的技术,可以看一下这些公司为什么能在市场中保持活力,为什么能一直存活下来?实际上这种历久弥新的公司是很少Ψ的,我们需要去了解到这个对于新能源汽车市场中也是一样的,再给大家列几个公司的名单,看一下究竟市场上的生存是多么的不容易。

比如说对于美国公司的股东来说通常的年均收益是7.5%,可以看一下表现最好的一家公司是通用电气他们是7.8的回报,可以看一下它只是比平均值稍微高一点。而实际上在过去30年中,如果大家投资了通用电气,实际上你的收益可能反而会▉降低10%,因为它的表现并不是那么▓好。看一下剩下的投资选项还有其他的投资公司。下一家公司是柯达,大家还记得柯达这家公司吗?柯达是生产胶片的,它已经破产了,谁杀了柯达呢?并不是胶片公司或者照相公司而是诺基亚,所以这完全是行业以外的公司,但是行业以外的公司却杀死了柯达。

随着时间的推移这样的故事不断的重现,所以我们再次看到这份榜Ω单的时候就发现其实没有哪一家公司能够超过美国长期增长率,并且所有红色标识出来的都已经不再存▪在了,通用汽车已经用黄色标识因为它已经过重组了,记得当时也是非常有问题的。杜邦的业务也收到了下滑,在当时的榜单中剩下的业务已经不多了。这就是想告诉大家的信息。

这是从仅仅十年前在榜单上面的我们看到其中已经有许多公司不在了,消失了。而同时这些公司则是在过去十年当中重新登陆榜单的,所以说十年之后整个世界已经变的很不一样了,仅仅۩短短的十年我们所处的世界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这是从另外一个角度来呈现同样的结果。白色的部分是代表的这18家公司他们的表现比一般的市场指数好,红色的部分指他们表现是差于市场平均的,这就是这18家公司,这18家幸存的公司他们常年以来都是比市场的平均状况表现要差的。他们只有少数几年能够好于市场平均值,所以这其实体现出了≈他们所面临的新的竞争者,他们的表现要更好,不管是来自美国也好还是欧洲还是中国,一些Щ新的竞争者他们的表现是更好的。同时我们也相信公司是可以基业长青可以持续很久的。这里我们看一家企业,惠普它的市盈率短短二十年增长二十倍,当时有一本书《基业长青》说这是我们业务持续的秘诀,当时出了这一本书,但是随后又写了另外一本书《强大的公司是如何失败如何陨落的》,所以长久持续的成功是不太可能的,这当中最大的变数是风险,所以我们要做的就是要管控风险。

我们也知道标普500指数,标普500指数是在美国各个行业当中能够做到佼佼者,把这家公司选щ择其中。当时自1957年第一次组建标普指数当中已经超过了五千家公司,而这些公司的变化是不一样的,这当中一个百分点指的是在标普500指数当中的公司有百分之几出现了变化,这些公司自然是会有变化的,但是5%的变化如果说这样,在20年当中整个榜单就会变化了δ。横轴指的是时间,所以我们看到自1932年开始到2007年,一开始有1%的变化,也就是说如果你在这家公司工作,你的孩子也在这家公司工作是非常Ш好的事情。但是现在你可能已经跟你的父母不在一家公司工作了,而你的孩子可能跟你也不在一ぁ家公司工作,这就表现出我们现在的环境跟当时很不一样了。∩我觉得再过十年标普500指数当中75%的公司都会发生变化,这些公司不会出现在榜单当中。这是与概念相关的历史的沿革和变化。这是对中国文化小小的℡了解,中国古老的阴阳概念,英文翻译是说诞生于宇宙的混沌之中的,我觉得这就是宇宙的根本。

西方历史之父希罗多德说过这样一句话“历史的木是为了留存希腊人和野蛮人的事迹”。野蛮人就是在行业之外的人他们在做的事情我们称之为野蛮人,并且很关键的是要了解为什么他们会彼此征战,这就是自公元前500年到现在不断进行变化的根本。

如果我们再回到12世纪、13世纪就是当时伊斯兰世界在鼎盛时期的时候,当时有一位著名的学家叫做伊本赫勒顿,他说“如果一个世界成为伟大的文明,它在顶点之后就是快速的衰落期。”在当时在鼎盛时期之后衰落期,当时这些领袖他们就被野蛮人征服了。所以说这些伟大的文明他们都被野蛮人所征服了,所以我们也面临着门口的野蛮人,而且历史上是这样,现在也是这样,以后也会是这样。

一些基业长青的公司我们称之为是马斯萨拉企业,我能想到的欧洲的马斯萨拉企业是建于1472年的一家公司,当然它现在处境并不太乐观,在中国也有,我所知道的是山东宾州渤海活塞公司,这家公司始建于1651年,我不知道今天有没有活塞的代表,如果有的话我想见见他们,他们真的非常久,在中国也有基г业长青的公司,在中国也有存活很久的公司。在美国有以下这家公司可以称之为是百年老店了,他们目前在经济上也扮演非常重要的角色,有很多雇员,在中国也是一样的,当然这些中国公司的历史可能没有像美国公司的那么长,所以说中美两国的经济当中都有很多持续了很久很久的公司。

那么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呢?我们西方在解释的时候通常说到经济的时候都会说大卫与哥利亚他们两个之间的战斗,大卫是个巨人,与哥利亚他只有仍石子的技能,最后是哥利亚赢了。另外一个例子是比喻成格列佛ω与小人国的斗争,这不是一对一了,‖∠是格列佛外许许多多的小人之间的斗争,这些小人当他们团结起来的时候就能够战胜巨人。所以说我觉得我们的行业当中也有许许多多这样的小人国,也有这样的小人,比如我们每年都有20家新增的公司,他们都是我们要面临的竞争。所以说这并不是一家小公司挑战一家大公司,而是许许多多小公司与一家大公司进行竞争。所以可能目前在座的许多都是中小企,但是在中小企未来就会成长为非常显著的大公司。而我觉得没有哪一家●公司能够持续不断的比整个市场更具创新力,我觉≥得这是不可能的,因为每一年不断的有新的公司涌入市场,不断有新的创新,而这是我们需要掌握的大趋势。

第一个与你竞争不是一家公司,而是一群公司,而是一组公司。并且这一群公司有些可能在中国,有些在美国,有些在欧洲,有些在日本,有些在印度,但我觉得〤在与欧洲、与美国这种公司竞争之间都是这样的情况,所以这些都是新的野蛮人,目前来说诸位是新的野蛮人,目前大家代表的是我们〦的未来。

这些PPT我会很快的过,因为我们时间有限,但是我想给大家展示的在美国所研究的这些公司的回报,其中在美国的情况是回报率是52.1%,市场的回报率是巨大的。私营市场有17647家公司,大家觉得来自美国的竞争到底来自上市公司还是非上市公▦▩司?肯定是私营部门★,中国其实完全是一样的情况。在中国根据我所读到的数据,一共有3195家上市公司,但是在此之外一共有171480家的私营企业,也就是说一家上市公司要应付大概54家私企,所以我觉得正是这些私营企业他们将会推动变革。新能源汽车是个非常复杂▼的行业,它当中包含很多的部分,其中包含了一些传统汽车行业的部分,包括汽车与卡车、乘用车、还包括一些航空的飞机公司,包括美国有军用≥飞ω机公司、航空公司,同时所有的航空公司包括T&A他们似乎都已经出现了问题,同时还有监管方,监管方的监管政策也是不断在变化的,同时还有国营的航空公司,这都改变了▊美国竞争的情况。所以我觉得在新能源行业当中也会出现同样的场景,并不是赢家通吃的一种情况,在未来十年二十年会有变化,因为这取决于我们会出什么样的新能源汽车、他们会提供什么样的服务,当时他们会面临什么样的监管政策,以及你所在的生态环境是怎么样的。当然这些大家会更加熟悉,目前有哪些公司参与其中,其实似乎什么样的公司都已经加入进来了,不光是制造业的公司还有新型公司,并且还正在不断的发生新的变化,这是一个负责复杂的局势。

作为格列佛他面临的挑战是我们如何能够在此情境之下依然保持我们的优势呢?并且是在没有保证的情况下,同时我们还需要保持一定的警惕,我们要看到,我灬们能够设想到的,我们意想不到的情况到底边界在哪里,我们如何去做出很好的应对和准备。

最能够预测到这一点的就是奥地利的经济学家熊彼德,我之前也引用了他很多的话,而且我也发现可能在座的人也都非常熟悉这些画面和语言了,其实他之前说过一些非常重要的话,他说过关于资本主义的一些观点,比如说关于创造资本主义中的◎一些破坏性的创新,我们要想一下资本主义包含着什么。以及所有这些资本家们他们在意的是什么,他认为资本主义的实际其实不只是关于整个价格或者是产量的竞争,而是来自于一些新的领域,比如说新的技术、新的大宗商品还有新的供应链,这些竞争带来的挑战。

所以说通常我们再∠去讨论到这些问题的时候,我们会去看关于目前的资本主义的环节他是如何去管理现有的架构的,以及我们如何能够打破现·有的桎梏去创造一些新的技术、新的挑战,这就像印度像中三像神的,三维一体的领域。

其实《艾丽斯梦游仙境》ы的作者他还提到了四个方面,关于如何运营、如何控制、如何创造、如何淘汰,通常我们不会想公司怎么从市场上淘汰,这也是非常重要的话题,是我们要去思考的,关于我们如何去重新组合这四个元素,来想象一下我们在自己的职业生涯、在自己的市场开拓中会面临的挑战。

最后再给大家详细的介绍一页,这是我们目前嗯个行业的图表,可以看到针对自动驾驶的汽车市场,其实很多公司、很多新参与的公司他们都不是传统汽车领域的公司,而是来自于航天、国防甚至是其他的行业,这也是我们需要去思考的,关于我们这些竞争者的来源,它已经包含了更多的领域,比如航空公司、国防事业等等,这样也是为整个竞争带来更多的复杂性。所以说我们现在所面临的挑战就是需要再平衡,希望去找到一种平衡的方法去且可持续发展、变更和风险。这三种元素也是今天可能会进一步讨论的,就是如何去持续性的发展,如何面对改变,如何控制风险。

最后还要提一句,就是来自于且斯顿的一句语言,他说过,这也是一百多年前的一句名人名言,他说这个世界上最大的困扰不是说世界是合理的还是不合理的,哪怕它是合理的,问题依然存在,有些时候我们看到这个世界ⓞ是趋于合理但是还有一些不合理的因素。而且通常生活是不合逻辑的,但是他又为逻辑学家布下了一些陷井,它似乎很有规律,实际上有很多隐讳的陷井和挑战,这也是我们目前面临的,生活的动荡还是在等待之中的,或者狂野放纵之处是蠢蠢欲动的,这是我们未来面对的挑战,包括我们现在在行业中所要面临的挑战,我们现在要做一些颠覆性的创新,去赢得攻击者的优势。谢谢大家!